• <tr id='6rtvp'><strong id='6rtvp'></strong><small id='6rtvp'></small><button id='6rtvp'></button><li id='6rtvp'><noscript id='6rtvp'><big id='6rtvp'></big><dt id='6rtvp'></dt></noscript></li></tr><ol id='6rtvp'><table id='6rtvp'><blockquote id='6rtvp'><tbody id='6rtvp'></tbody></blockquote></table></ol><u id='6rtvp'></u><kbd id='6rtvp'><kbd id='6rtvp'></kbd></kbd>
  • <ins id='6rtvp'></ins>

  • <fieldset id='6rtvp'></fieldset>

      <i id='6rtvp'><div id='6rtvp'><ins id='6rtvp'></ins></div></i>

          <dl id='6rtvp'></dl>

          <code id='6rtvp'><strong id='6rtvp'></strong></code>

          <span id='6rtvp'></span>

            <acronym id='6rtvp'><em id='6rtvp'></em><td id='6rtvp'><div id='6rtvp'></div></td></acronym><address id='6rtvp'><big id='6rtvp'><big id='6rtvp'></big><legend id='6rtvp'></legend></big></address>
            <i id='6rtvp'></i>

            深度影評丨《風騷律師》S5E7:座右銘/墓志銘

            • 时间:
            • 浏览:28

            寫一篇BCS的文章越來越費時費力瞭,不僅因為每集都很精彩,值得細品,還因為故事進程越來越接近BB,前(律師)後(毒師)相關細節也越發豐富,想面面俱到實在太難,隻能盡力而為……

            本集題為《JMM》,源於公文包上的姓名縮寫James Morgan Mcgill(詹姆斯·摩根·麥吉爾),這三個字母被吉米胡謅成瞭自己的座右銘“Justice Matters Most”,又被拉羅戲稱為瞭“Just Make Money”。

            可以說,E7是本季律師又一個“炸裂點”,也是吉米一個重大的轉折點:今後,吉米將會從他所處的“灰色地帶”浸入真正的“黑色領域”,再結合毒師中索爾·古德曼的命運,這句“JMM” 的座右銘同時也成為瞭他的墓志銘。

            婚姻故事

            開場是吉米和金在為結婚做準備,從他們手腳上的細微動作來看,兩人都有些緊張,但總算是說好瞭一起“向前看”,相互之間“完全披露”。

            與其說他們倆是要結婚,不如說是在簽協議前核對協議條款——當然,也可以把這番話當成吉米和金之間的“浪漫”。

            相比起金,吉米還是比較介意出於“法律安排”而結婚的,除瞭“婚姻事實”外,兩人的生活狀態沒有任何改變,包括金還是保留韋克斯勒的姓氏。

            精心穿戴的見證者修爾顯然看不下去,沒戒指、沒蜜月,還口口聲聲是“律師交易”,這算哪門子結婚嘛……但他阻止不瞭兩人領證。

            通過金和吉米兩人的駕照,他們的個人信息也一目瞭然瞭。

            吉米生於1960年11月12日(天蠍座),現年44歲,金生於1968年2月13日(水瓶座),現年36歲——作為律師,一個大器晚成,一個前途無量。

            而登記處工作人員的話,也從法律層面上證實瞭吉米曾經離過兩次婚。

            毒師中,吉米曾安慰老白說“捉奸過第二任妻子”,這番話可能有胡編亂造的成分,但他年輕時確實有過一些“經歷”,不愧是浪子“風流吉米”。

            在等待期間,吉米下意識流露出瞭他的歉疚和興奮,擔心金會介意如此“功利性”的結婚,自己破壞瞭她的“美夢”。

            畢竟金是初婚,還是自己長期以來喜愛的姑娘,就這樣稀裡糊塗成瞭自己妻子,即便是吉米也會有些過意不去……

            然而金不在乎,她隻想盡快把事情辦完,於是接下去的領證、宣誓、接吻一步到位,一氣呵成。

            吉米多少想要些“儀式感”,至少也得一起吃頓午飯吧?無奈金努力表現出“一切如常”的樣子,吉米也隻能保持正常的工作狀態。

            緊接著,吉米接起瞭多次按掉過的電話——來電人是納喬,他急著讓索大律師去撈委托人拉羅。

            可是,這起案件和吉米平時接的那些雞毛蒜皮的小案子完全不同:拉羅是個犯下謀殺、持械搶劫、篡改證據、縱火等等罪行的重罪犯,自己那些伎倆在鐵證面前起不瞭作用,更別說保釋瞭。

            之後例行公事時,拉羅問起瞭公文包上的JMM是什麼意思,吉米隨口說瞭所謂的座右銘“公正最重要”。

            一般人聽過就算瞭,拉羅卻笑著嗤之以鼻,他壓根不信吉米這樣的律師會有什麼“公正之心”,也不屑於做“表面文章”偽裝。

            吉米準備像往常那樣,直接讓拉羅往主動認罪、爭取減刑的路子上走,但拉羅卻堅持“不談協議、不要上庭,隻要保釋”——拉羅不顧吉米的為難,反而用“重利”引誘吉米:你想和販毒集團做朋友嗎?

            拉羅信奉的是“世上無難事,隻怕有心人”,任何客觀困難都可以被主觀能動性克服,法律問題當然也不在話下……哥們,換個座右銘吧,“掙錢最重要”。

            另一邊,裡奇和金正在向凱文道歉,說瞭一些不痛不癢的場面話,希望這位大金主能夠繼續留用他們S&G律所。

            佩奇也幫著說話,畢竟在圖克姆卡裡一事“翻車”之前,過去18個月裡梅薩維德銀行一直都順風順水。

            然而凱文是個傳統、保守的土大款,他很介意自己花重金請的這幫精英律師被索爾打敗,認為太不值、太跌份——他骨子裡說不定更信服吉米那套“社會法則”。

            不開心的凱文埋汰瞭金一番,對方臨走時還多建議瞭一句“你值得更好的人”,剩下的就讓S&G律所等消息瞭。

            裡奇挺樂觀,覺得他們仍有一半機會繼續留住梅薩維德銀行,受瞭氣的金卻反問道:就算我們僥幸沒出局,那又如何,繼續如履薄冰下去?說完金就折瞭回去,她決定主動出擊。

            這一幕,簡直就是第四季中吉米去復印店面試一幕的翻版,金正以肉眼可見的速度“索爾化”,她才不想回去傻乎乎地等通知,她要把主動權掌握在自己手裡。

            具體方式就是無比真誠地“詐”:不是我們能力不行,而是你不聽話,要是一開始聽我的,也不會鬧到現在這樣子……你要是老不采納專業人士的建議,那我們就不該合作。

            我們明白金這番話是有掐頭去尾、偷換概念成分的,但凱文會認為十分真誠,在金“好聚好散”的口吻下,凱文直接同意瞭留用S&G律所——金的“兵行險著”賭對瞭,凱文這人就喜歡直來直去。

            新婚夫婦晚上回傢後各自說瞭今天的經歷,吉米開始並沒提起拉羅的事……大概是不想結婚第一天就說謊,最終在兩人即將親熱時,吉米改變瞭主意。

            吉米坦言自己受到瞭誘惑,還詳細描述瞭自己暴富後兩人的美好生活,繪聲繪色的樣子不禁讓金覺得他真想辯護……隨後吉米表示,自己無力幫助對方:我就準備做做樣子,反正法官也不會允許保釋。

            ——我覺得應該告訴你。

            ——我很高興你對我說瞭。

            對金來說,吉米如此坦誠是一個很好的開始,看來結婚結對瞭……可實際上,吉米有意回避瞭一個問題:假如自己真有辦法能讓拉羅保釋,他又會做出怎樣的選擇呢?

            這個問題的答案,吉連米自己也不知道。

            將計就計

            麥克已經恢復瞭往昔的生活,甚至過得更好:他這個做爺爺的,以前可沒有為凱莉讀書、哄她睡覺的待遇。

            註意麥克讀《小王子》的這段話,仔細品品,會發現很能代表麥克的一種處境與心態。

            之後和媳婦聊起哄孩子的話題時,麥克說瞭馬蒂小時候的情況,史黛西顯得有些詫異,因為麥克來到阿爾佈開克後,還從來沒有主動提起過馬蒂。

            這無疑是一個積極信號,說明麥克看開瞭許多,他的某根神經不再緊繃著瞭。

            因此,史黛西也更能理解、信服麥克之後那句“現在我好多瞭”——理由很簡單,老麥決定面對現實瞭。

            與古斯塔沃把話說開後,麥克接受瞭“自己是個罪犯”的事實,不再抱著徒增煩惱的糾結,他漸漸找到瞭自己的平靜。

            身在牢房的拉羅沒放松對“炸雞店”的緊逼,他遙控指揮讓納喬主事,這次的任務是去燒掉一傢洛博羅炸雞店……於是就有瞭納喬和麥克的下一次碰頭(佈景太美)。

            不過,納喬現在滿腦子想的是“退出不幹”,他明明知道拉羅還想搞破壞,卻聲稱“事情結束瞭”,要麥克想辦法讓他和父親遠走高飛。

            作為一手把拉羅送進牢房的人,麥克明白事情遠未結束,反問納喬“你還有啥沒告訴我的?”便得知瞭拉羅接下去的目標。

            事情還沒完呢,做人做事最忌諱“半生不熟”,在徹底擺脫拉羅之前,你是無法擺脫古斯塔沃的。

            此時,古斯塔沃正在休斯頓參加牧歌電氣集團下轄的餐飲企業季度會議,牧歌的德裔老板舒勒先生,也是毒師中出現過的角色。

            有意思的是,《絕命毒師》S5E2舒勒出場時,同樣在蘸醬試吃新的食物樣品,隻是心情大不相同……

            晚上,古斯塔沃在調整好狀態後,走進瞭隔壁莉迪亞和舒勒所在的房間——在進房間前,莉迪亞就暗示古斯塔沃,舒勒狀態不好,讓他有所準備。

            由此看來,舒勒、莉迪亞、古斯塔沃三人是一個牢固的團隊,現實中地位最高的舒勒所承擔的風險也最大,他覺得拉羅被抓就沒事瞭,應該立刻恢復地下制毒室的建造。

            遺憾的是,“炸雞店”和薩拉曼加傢族的戰爭仍在繼續,莉迪亞便提出瞭“滅口”拉羅的主意。

            古斯塔沃當然不會做那麼直接的事,拉羅一死,墨西哥集團會怪到他頭上,現在還不是翻臉的時候(他也不希望用這種方式復仇)。

            舒勒心急如焚,主要是因為他擔負著巨大的資金壓力,先前480萬歐元都差點曝光瞭,這筆錢有可能是拿去牧歌洗白的非法資金,更有可能是他私自挪用牧歌(支持古斯塔沃)的款項。

            古斯塔沃不得不通過“交情”來穩定舒勒的情緒,兩人早在智利時就建立瞭牢固的關系,舒勒在牧歌集團裡還擺放著兩人的照片。

            這份舊情提醒瞭舒勒要相信古斯塔沃,一番“憶往昔,看今朝”之下,他總算好瞭些。

            之後莉迪亞把倒最滿的一杯酒遞給瞭舒勒,這裡應該沒多餘意思,大概隻是希望用酒精把舒勒安撫得更“穩妥”些吧。

            舒勒這個角色在毒師中著墨不多,很多觀眾都沒啥印象瞭,但通過BB和BCS的兩場戲,可以發現他身上的“悲情色彩”頗重……

            這集裡他總是在哀嘆自己“等不起瞭”,而在古斯塔沃死後,無法摘清兩人關系的他又選擇用自殺結束瞭生命。

            安撫完自己兩位合夥人後,古斯塔沃可以繼續放心按照自己的計劃與拉羅過招瞭——你要燒掉一傢炸雞店是吧?好,我親自來放火(至於騙不騙保,我覺得無所謂)。

            納喬和古斯塔沃“拆店”的這場戲很有意思,納喬就像個慌張、粗魯的暴徒,而古斯塔沃則始終透著一股慢條斯理、精準無誤的優雅范兒。

            簡單來說,就是“炸雞叔用炸雞把炸雞店給炸瞭”,恭喜古斯塔沃也完成瞭“真男人從不回頭看爆炸”的成就~

            越沉得住氣的人越能成就大事,古斯塔沃不斷把自己的生意和資本“白白丟掉”,就是為瞭讓拉羅麻痹大意、自以為勝券在握……

            拉羅用的都是一刀刀放血的招數,期待讓古斯塔沃慢慢流血而亡;古斯塔沃則是靜等機會,隻要出手瞭就是一劍封喉。

            黑暗一面

            古斯塔沃下一步是把拉羅再從牢裡撈出來,這就要索爾律師出馬瞭。

            麥克“突襲”到瞭吉米傢,在確認屋裡沒有異常後,他拿出瞭有效證據讓吉米去保釋拉羅。這就回到瞭上文那個問題:現在你有能力瞭,你還有心幫殺人犯辯護麼?

            吉米很猶豫,他有一大堆理由可以拒絕麥克,尤其是“他幹過什麼”的疑問,證明吉米存在道德層面的顧忌,但他最終還是答應瞭……

            麥克顯然不會把全部計劃告訴他,因此在吉米心中,自己接下去是真的在為一個罪大惡極的人脫罪。

            最新證據表明,拉羅被捕有“私傢偵探”在暗中搗鬼,警方和法院的口氣立刻就軟瞭三分,沒辦法,“幹擾證人”痕跡太明顯,人傢可是很註重“程序正義”的。

            再次上庭前,吉米一邊讓拉羅表現地無辜些,一邊介紹瞭他在當地的“傢人”,此時死者弗雷德的傢屬也來到瞭現場,吉米廢瞭好一番功夫,才讓拉羅明白“弗雷德”是誰。

            吉米突然感到一陣惡寒:拉羅如此表現,說明他根本沒把“殺人”這件事放心上,更別說會有一絲一毫的愧疚或悔恨瞭。

            “我的委托人是個真正意義上的不折不扣的大惡人,我真的應該幫他麼?”吉米看著悲傷欲絕的死者傢屬走瞭神,在這一刻,他動搖瞭。

            接下去吉米的表現相比平時也有失水準,若不是麥克和自己事前準備的手段實在太充分,他可能都無法實現“逆轉”。

            稀裡糊塗地促成保釋後,法官沒好氣地張口要700萬美元現金,在吉米看來是自己失職瞭,拉羅倒覺得錢不是問題,隻是得由吉米去取。

            經此一役,吉米算是徹底淹沒在這個旋渦中瞭……索爾·古德曼和毒販還真是特別有緣呢。

            事後,吉米忍不住去“偷窺”傢屬們瞭……這種行為唯一的解釋,是他受到瞭良心上的譴責。

            露出墻面的半張臉深沉、凝重,我們能猜到另外半張臉是什麼樣子,卻又不能看得真切,隻能通過墻面的對影,拼湊出一張畸變、扭曲的面龐。

            所以說,此時突然出現的霍華德自然成瞭出氣筒,吉米要通過他來宣泄胸中那股無處安放的過剩情緒。

            霍華德打算給吉米最後一次機會,問他要不要去HHM工作,眼看著吉米又一次打算推諉,他幹脆攤牌直說:這事兒讓你生氣瞭,算瞭吧。

            “你很生氣的證據,就是你砸瞭我的車,還找妓女來搞我…”霍華德不傻,他猜到瞭自己遭受無妄之災的理由,但他並不打算追究。

            雖然你“恩將仇報”的做法不地道,但我不會和你計較,因為我明白你很痛苦,對此我深表遺憾——霍華德並沒有虛情假意,他是真心同情吉米,想施以援手。

            但恰恰是這份真誠的同情,引爆瞭早已在發狂邊緣的吉米:你算什麼東西?我需要你可憐嗎?

            你小子別站在道德制高點上對我指手畫腳,實話實說吧,你要給我工作這件事沒惹我生氣,而是讓我覺得好笑,丟一份光鮮職位給我這個小人物,我就該乖乖感激涕零嗎?你根本不知道外面的世界有多大!

            霍華德是含著金湯匙出生的貴公子,吉米認定他無法理解這個世界的殘酷和廣闊,無形之中,吉米為自己助紂為虐的行為找到瞭一個臺階下。

            吉米追著霍華德大喊自己的“核心思想”,吼得越大聲、罵得越難聽,他心裡就越踏實……否則一時半會兒間,他還真不知該如何處置自己的糟糕心態。

            瞧著吉米那猙獰扭曲、歇斯底裡的模樣,我不禁想起瞭S3E5中查克大大失態的一幕……

            麥吉爾兄弟在某些方面還真是一傢人,精明時一樣的詭計多端,憤怒時一樣的天雷地火。

            律師索爾的名號在本季首集就出場瞭,但我認為,吉米在這一集才算真正開始進入“索爾·古德曼”的領域。

            就拿吉米打的這個比方來說吧:過去他隻覺得自己受到瞭原力黑暗面(dark side)的勾引,撐死瞭也就是墮落的黑武士,現在他覺得自己沒那麼簡單,自己完全有更大的能耐,至少也得是指尖能放出閃電的帕爾帕廷。

            我怕什麼黑暗面啊?老子我就是黑暗面!

            【也歡迎關註我公號“有愛評論區”。】